分享到:
当前位置:飞速小说网 > 幽径南风初TXT全集 > 第一卷 贰.落雁

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

加入书签 书名:幽径南风初  类别:都市言情  作者:笑言轻 ||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投推荐票

    深深的庭院,众多的嫔妃,孤寂的粉蝶,慵懒的梳妆。(w-w-w.feisuxsw.c-o-m)皓月在百无聊赖中渐渐憔悴。

    进宫已有些时日,却迟迟不见皇上的影子。珠玉金钗,散了一地,模糊的铜镜里再不是当初少女明丽的笑颜了——一腔愁绪,两弯娥眉。

    皓月把那铜镜擦了再擦,上面斑驳的划痕终是擦不净的。

    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

    她招手唤来一名丫鬟,轻启朱唇,问道:“你看,我美吗?”

    丫鬟看着铜镜里姣好的容颜,毫不犹豫地就回答道:"姑娘你天生丽质,自然是美若天仙。"

    “可惜,能进宫来的,个个都是天生丽质,个个都是美若天仙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若是精心打扮一番,定会把她们那些个庸脂俗粉给比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呵,如此吗?”皓月自嘲道。

    后宫之大,三千佳丽,纵是有再美的容貌,没有强硬的手段,也不过是花丛中的一朵不起眼的小花罢了。

    皇宫的水太深,一个不小心,可是会被淹死的,皓月自是明白,自己试探不起。

    昏暗迷茫的灯光下,一只单薄的飞蛾竟一头撞向跳动着的灯焰,继而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声响,皓月拔下鬓发上的玉簪,挑动灯芯,试图将蛾儿救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传来和亲的消息,如晴天里的一声惊雷,在死一般沉寂的后宫炸开了。

    “啪”,玉簪落地,断为两截。皓月的手猛烈地颤抖着,那坚强的小东西毫不畏惧烈焰,从摇动的火焰中振翅而出,却又很快摔落在地上。粉嫩的翅膀被火烧焦,但没有击垮它不屈的意志。

    挣扎着,努力着,拼命扇动着残缺的双翅,歪歪斜斜地飞出高高的宫墙,飞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地。看着这一幕,皓月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皓月独对孤灯无眠。

    她居然有了想出塞和亲的念头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后宫充满阴森和猜忌,许是因为这诺大的皇宫百般空寂,亦或是自己本就不是富贵之命。皓月对边塞的生活充满了向往与憧憬。虽然其他妃子都说异域寂寥、冷清、孤独,但比起在宫中无聊的度过一生,过着攀比争宠的日子,简直好太多了!

    皓月微蹙秀眉,合上眼,一幕幕全是其他妃嫔的冷眼相待、恶意陷害、阿谀奉承。不知不觉,手里紧攥的香帕浸湿了,汗水和泪水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只希望和亲后,两国能和睦相处,百姓生活能安宁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悄悄走到床边,从床底下取出了陪伴自己十年之久,蒙了尘的琵琶。芊芊玉指拂去了上面的尘埃,整个琵琶如当年一样,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皓月把琵琶紧紧抱在怀中,似乎想要与它融为一体。那一夜极为漫长,草丛里的蛐蛐叫声放慢了节奏,风轻轻掠过原野,静谧得可以听见芦苇摇曳着情思,一轮红日透过芦苇丛缓缓升起。已是拂晓。她将琵琶小心翼翼地收回去。

    门被叩响。

    “姑娘,姑娘,该起来打扮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清澈的眸子,透着坚定的光,如瀑的长发,在初旭的映射下,有着不同于往日的乌黑。进宫之前的皓月,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皇帝不舍将美人和公主远嫁这点,在后宫传开了。皇帝命画师把每位妃子的样貌画下来,以供筛选。所有人,不论是得宠的还是不得宠的,纷纷拿银子贿赂画师。唯皓月无动于衷,因此她的像被画的最差。

    第二天,黄门奉旨按画像前来召选和亲的妃子,他们一边又一遍的诉说着皇帝的奖赏:以公主的身份出嫁,有华贵的嫁妆可是当妃子们想到戈壁大漠的风沙与凄凉,远离故土的孤独,不禁一个个噤若寒蝉。就在黄门失望地将要回禀皇帝,却迎面走来一位淡妆素抹、蒙着面纱的少女,浅浅一笑,一如当年的明丽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到惊讶,尽管只看得到一双眼睛,可是人都看得出,面纱下那举世无双的面容。他们都不知在后宫中居然有如此花容月貌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各位姐姐们不想去和亲的理由我都懂,远嫁的少女,举目无亲,还要经受风沙的摧残。但是,总要有个人挺身而出,显然你们都不想去,那皓月代之。”

    皇上见皓月本人,追悔莫及,想找人替换。怎料单于不肯,只得作罢。下令将画师尽数杀害,只换来皓月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启程去和亲的那天,万里晴空。

    走出皇宫,那种压抑感瞬间消失了,阳光沐浴着她,如获新生。

    轻抚琵琶,她喃喃自语道:“如今,也就只有你陪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回头望,这高高的宫墙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有到少人拼了命都想挤进来,可真正幸福的,又有几个呢?”

    走了十多天,他们已经来到了大漠。皓月掀开帘子,天空一行大雁飞过。皓月会心一笑,拿出琵琶,像抚摸爱人一样轻柔。

    “秋木萋萋,其叶萎黄,有鸟处山,集于苞桑。

    养育毛羽,形容生光,既得行云,上游曲房。

    离宫绝旷,身体摧藏,志念没沉,不得颉颃。

    虽得委禽,心有徊惶,我独伊何,来往变常。

    翩翩之燕,远集西羌,高山峨峨,河水泱泱。

    父兮母兮,进阻且长,呜呼哀哉!忧心恻伤。”

    夜莺般婉转的歌喉,哀伤、凄凉。雁听之降落沙洲。

    每当冬天的时候,皓月就感慨颇多,琵琶仍抱在怀中,只是悲色未倾露,只有一个人一琵琶一句话:

    “故乡的梅花,开了吗?”

    无人回应,怀中的琵琶冰得刺骨。皓月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感伤:

    “明日就走可好?”

    说着头温柔地靠上琵琶。

    此时皓月已三十有三,两鬓斑白,她的苦,她的怨,她的痛,怕从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安详的微笑定格,落寞的背影消失于皎洁月光中,一只小鸟划过夜空,清脆的歌声回荡在自由的天地。

    一代佳人,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秦淮瑾揉了揉疲倦的眼睛,“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呢。”

    手边的,是《遗念录》,仔细看了看,这页是讲美人王昭君的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惜了,怎么偏偏落得这么个下场,悲剧话说我怎么回到那姑娘的房里了?罢了,不碍事。”秦淮瑾正想翻下页,突然身体一震。

    “汝还不离开?”

    是程立雪的声音。

    就算多不情愿,也只得乖乖滚出来了。

    程立雪斜眼看着梳妆台上的《遗念录》,心中多有抱怨。翻开无字的一页,提笔画下一把琵琶,低声说着:

    “一个个,都跟傻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搁笔,把画整页撕下,用烛火烧毁了。

    “现!”

    房间顿时金光四射,浮现出一个身穿墨色直襟长衫,容貌清秀淡漠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我睡了千年,为何将我唤醒?”男子微张薄唇,声音沙哑得好听。

    “汝未爱过她?”

    “何用之有?我是琵琶她是人,更何况,她爱的不是”

    “她爱的是汝!”程立雪吼着,“不然我把汝从梦中救出作甚?”

    男子愣了愣,眼中有了光芒,似笑非笑地看着程立雪,道:

    “谢谢你,阿雪。我不会再落魄下去的,至少在找到她之前。另外,你有空好好‘审视’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人不见了,《遗念录》多了张一名男子抱着琵琶的画像。

    程立雪合上书,哀声叹道:

    “医者难自医啊。”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读幽径南风初,请记好本站的地址:www.zoegenders.com

加入书签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投推荐票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[0][A][B][C][D][E][F][G][H][I][J][K][L][M][N][O][P][Q][R][S][T][U][V][W][X][Y][Z][#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