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当前位置:飞速小说网 > 桃运修真者TXT全集 > 第八百二十一章 三女夜谈

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

加入书签 书名:桃运修真者  类别:历史军事  作者:风圣大鹏 ||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投推荐票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钟家,钟欣怡的闺房之中,田甜依旧抽泣不已。(八路中文网 www/86ZhongWEN.com)

    钟欣怡抱着田甜的身子,安慰道:“你真傻,真的,他们的话你也相信,哭什么哭,有什么好哭的,不就是个臭男人吗,等生日宴会的时候,到时聚集了富饶市满城的帅哥,你喜欢哪个,直接推倒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田甜哽咽道:“我在他心中居然连个男人都比不上,我知道他们两个联起手来骗我,可是,可是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还能为什么,被你吓到了被!”钟欣怡一边用手在田甜的背上轻拍,怕她哭的咳嗽,一边道:“就你在千家山上的那副德行,你当你那是拍爱情剧呢,人家一下子就拜倒你这美女的石榴裙下,要是我,我当时也不同意,他这都是正常反应,你长的这么漂亮,就算是同性恋见到你,那也立马性取向正常了,陈默不过是先入为主的观念,对你的表白本能的产生抗拒,这不是什么大问题,咱们可以去请教一下玫瑰姐,她可是这方面的专家!”

    “玫瑰姐知道这件事还不得笑话死我?”田甜基本上不哭了,晶莹的泪珠挂在脸上,显得十分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就你这丫头想得多!”钟欣怡笑道:“走,反正现在是晚上了,玫瑰姐那边已经开业了,咱们也有阵子没聚了,正好你也去散散心,没准勾到个大帅哥呢!”

    “我只喜欢陈默!”田甜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呸,没出息的丫头!”钟欣怡用芊芊玉指点着田甜光滑的额头笑骂道:“你呀。要是真跟了人家,一辈子都得被人拿着!”

    “哼,等我们真在一块了,谁拿谁还不一定呢!”田甜握紧了小拳头,表示很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别吹了,也不怕把我家的房顶给吹破了!”钟欣怡见田甜恢复了正常,心头松了一口气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欣怡,一会儿,那个……”田甜低着头。两个手指头交叉。似乎在犹豫着什么话。

    “别吭哧瘪度的,有什么话直接说!”钟欣怡道:“和我还装什么装!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不把我的事跟玫瑰姐说,这件事太丢人了,只要我们知道就好了!”田甜鼓起勇气说道。一想起陈默和马天空暧昧的举动和话语。她就觉得天雷滚滚。心头有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希望这样?”钟欣怡想了想,觉得从头到尾,田甜确实都挺丢人的。说出去她还真是没什么面子,便道:“得了,玫瑰姐那么通透的人,咱们不讲,她一般也不会追问,就和她说是你的一个朋友喜欢一个男孩,然后让她给出出招!”

    “这事能行吗?”田甜迟疑着道。

    “玫瑰姐开了这么多年的夜店了,虽然很低调,但见过的人肯定比我们多到海了去,一定有经验,不提双方姓名,只是将你这件事客观的陈述出来,我相信她会有办法的!”钟欣怡话语间对玫瑰姐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“那行吧!”田甜应道。

    两女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便离开了钟家的别墅小区,开车前往她们口中那个玫瑰姐所开的夜店。

    一夜如梦酒吧,名字显得很暧昧,也充满了人生哲理,晚上来酒吧放纵的年轻人太多太多了,这一夜对他们而言,何尝不是梦境般的生活。

    酒吧内的音乐十分响亮,烟雾笼罩着,人群挤挤攘攘,显得生意很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老板娘呢?”钟欣怡带着田甜挤到吧台,大声的冲着那个染成一头黄发,还随着音乐节奏摇摆的调酒师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调酒师皱着眉,同样大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玫瑰姐!”钟欣怡这次几乎贴着那个女调酒师的耳朵喊叫道。

    “哦,玫瑰姐啊,在那呢!”女调酒师一伸手,指了一个昏暗的角落,那里有以片的玻璃包间,都是透明似的,属于高档区域,一般只要坐在那里,不消费个万八千的是没有资格坐上去的。

    隐约间,钟欣怡和田甜看到一处玻璃包间中有一个成熟的女人正在吸着烟,便朝着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玫瑰隔着玻璃包间看向外面的酒吧场面,目光透露出沉思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一双白皙的秀手上夹着一根女士香烟,机械般的抽着,眼前的烟灰缸中已经有了十几只烟头,可见她并没有少抽。

    “梆梆!”钟欣怡敲响了玻璃包间的门,和田甜一脸兴奋的朝着里面坐着的徐玫瑰挥手。

    徐玫瑰绝色倾城的艳丽面容上露出几分微笑,示意站在门口的两个黑衣保镖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玫瑰姐!”田甜和钟欣怡走进包间,顿时间,外面的喧嚣声全部都消失了,这种感觉很奇怪,让你觉得置身在这片天地之中,可又像是局外之人,不过总的来说,还是这玻璃包间的隔音效果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今天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了?”徐玫瑰冲着门口的两个保镖打了一个响指的动作,只见其中一个黑衣保镖离开,不一会儿端着两杯果酒走了进来,放在钟欣怡和田甜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我过生日,这不是给你送请柬来了吗!”钟欣怡从鳄鱼皮的包包中拿出一张红色精致的请柬放在徐玫瑰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才多大点岁数,居然还办起了生日宴会,还用上喜气的大红请柬!”徐玫瑰绝美的脸上露出几分笑容道:“有点意思!”

    “玫瑰姐,咱可说好了,到时不见不散啊!”钟欣怡微笑道:“不过能不能提前打听一下,玫瑰姐想要送我什么生日礼物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鬼精的丫头!”徐玫瑰将请柬放在桌子上,往椅子上的靠背一趟。慵懒的道:“生日宴会在哪举办?酒水由我来提供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玫瑰姐,你太大方了!”钟欣怡高兴的道:“就在我家,其实我也不想搞的这么隆重,但是我爸爸非要这样弄,我也没什么办法!”

    “玫瑰姐,你对欣怡太好了!”田甜在一旁酸溜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我对你就不好了!”徐玫瑰用手刮蹭了一下田甜的琼鼻,又捏了一下她粉色的小脸蛋,坏笑道:“你的病怎么样了?要不要姐姐给你看看!”

    “已经好了!”田甜被徐玫瑰的动作弄的扭捏道:“刚好,就来找你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徐玫瑰知道田甜的底细。自然也明白她的病情。不过能够一下子就痊愈了,她还是有点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“被一个姓陈的神医给看好了!”钟欣怡在一旁附和道:“不用打针,不用手术,只是吃了他开的中草药。几天的时间就好了。今天去医院检查了。什么病都没有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神奇?”徐玫瑰不由露出惊讶的表情,随即想了想道:“是西北那个陈神医吗?”

    “对对,就是那个杏林国手。真不愧是神医之名啊!”田甜连忙应道,她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她和陈默之间的那点事,以免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“好,为了田甜的痊愈,今天我们三姐妹干了这一杯!”徐玫瑰端起她那一杯红酒,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干了!”其实三人喝的都是果酒,这东西酒精的纯度不高,故此喝上一些也没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玫瑰姐,其实今天来找你来,还有点事想要请教一下你!”田甜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,一杯果酒下肚,就迫不及待的想找徐玫瑰咨询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想咨询什么事?”徐玫瑰一杯酒下肚,虽然酒精的含量比较低,但她的脸色还是带着一些酒红色,白皙的皮肤透着红色的艳丽,显得非常迷人,其实在钟欣怡和田甜没有来之前,她就已经喝了不少酒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是我们两个的事,是我们的一个大学同学,以前关系十分好,后来不怎么联系了,但最近又联系上了,了解了她的近况之后,我们两个特别为她着急,可是身边除了玫瑰姐你之外,实在是没别的明白人了!”田甜撒起慌来脸不红心不跳,好似真的一样,实际上她内心是非常紧张的。

    若是徐玫瑰平常很冷静的时候,一定会看出些许的破绽,但此刻她喝了不少酒,大脑的思维不是特别的活跃,便没有想那么多,问道:“谁啊?叫什么名字,既然关系这么好,一起叫来玩,有什么我能帮忙的,你们尽管说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姐,说了你也不认识,她是个乖乖女,从来不来夜店玩,叫她来也不会来的,是这样,我们这个大学女同学喜欢上一个坏小子,可是这个坏小子不喜欢她,还找了一个男人说是他的基友,说他喜欢男人,把我们那个大学女同学刺激坏了,你说这事怎么办?”钟欣怡与田甜一唱一和的在一旁插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男人不喜欢一个女人,只有两点原因!”徐玫瑰自信的笑道:“一是那女人长的丑,二是那女孩儿长的很丑!”

    “玫瑰姐,可是我……”田甜一急,差点把她是女主角的事说出来,话音一顿,道:“…我…我那女同学长的特别漂亮,可以说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一点都不比我差!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徐玫瑰轻笑起来,眨了眨美眸看向钟欣怡与田甜,最终目光锁定了田甜身上,红艳的嘴唇轻轻斜起,带着三分调侃的味道儿,道:“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,这个女同学一定是你们两个其中的一个吧?八成是田甜!”

    田甜心里一慌,怎么居然被徐玫瑰给看出来了,当下连忙否认道:“玫瑰姐,你误会了,真不是我,是我那个女同学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姐,是我们的同学!”钟欣怡在一旁加重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小丫头片子还想忽悠我,姐姐我玩这招的时候,你们还不知道干嘛呢!”徐玫瑰笑了笑,随即又不在意的道:“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我又不是外人,你们这样,可是把我当外人了啊,其实田甜,有时候吧,你喜欢的人,他不一定喜欢你,当然,你足够漂亮,但他为什么不喜欢你呢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田甜问道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徐玫瑰掩口笑道:“还说不是你!”

    田甜一下子反应过来,当下恼羞成怒的道:“玫瑰姐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不和你开玩笑了,你告诉我那个男孩是干什么的?叫什么名字,什么职业,身高,长相,性格习惯什么的,你都说仔细了,这样我可以帮你把他搞到手,要不然啊,那我可就真帮不上你了!”徐玫瑰快人快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钟欣怡在一旁看到事情败露,索性对田甜道:“我就说玫瑰姐能看出来,你还非得要瞒着,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,姐又不是外人,姐,我跟你说,其实田甜对那个陈默是一见钟情,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徐玫瑰已经玉脸剧变的打断道:“谁?你再说一遍那个男孩儿叫什么名字?”(凤阅居www.fengyueju.com。。)

读桃运修真者,请记好本站的地址:www.zoegenders.com

加入书签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投推荐票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[0][A][B][C][D][E][F][G][H][I][J][K][L][M][N][O][P][Q][R][S][T][U][V][W][X][Y][Z][#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