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当前位置:飞速小说网 > 桃运修真者TXT全集 > 第1210章 紫瞳

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

加入书签 书名:桃运修真者  类别:历史军事  作者:风圣大鹏 ||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投推荐票

    “唉,这个还越往上贴!”小贩看着刚刚买豆浆的孩子走过去,他不是不想拦,只是手脚慢了一步,没拦住!

    “哎呀!我的碗!”刚挑起担子准备走了,这才想起碗还在陈默手里!小贩扯着头发挣扎了半晌,最终还是没有鼓起勇气走过去。(w-w-w.FEISUxs.c-o-m)|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,就有一个注册过°网的账号。..

    一碗白花花的豆浆,呈现在小女孩面前;

    “喝吧。”陈默指了指豆浆道。

    小女孩个头和陈默差不多高,深紫的大眼睛,面色白皙,小碎花的衣服已经破旧的看不出颜色。

    小女孩饿急了,抱着碗咕嘟咕嘟,三两口喝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陈默看着小女孩若有所思,总觉得这个小女娃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,家在哪?”

    “爹娘说,不可以和陌生人随便说话。”小女孩退开半步、深深鞠了一躬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陈默一脸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反正天快黑了,必须等到明天天亮才能进末日峡谷。陈默一路跟随着小女孩来到村子最东边一处几丈宽的断崖。断崖对面,有一间小木屋,连接两岸断崖的仅仅只是一座破旧的吊桥。

    “那应该就是她家了。”陈默极目望去,忽然惊道“不对劲儿啊,那座吊桥好像是断的!”

    小女孩静静地走到断崖边上,就那么轻轻一跃。仿佛像长了翅膀一般,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,轻而易举的就到了对岸。

    反而是陈默吓出了一身冷汗。差点以为小孩要寻死。

    陈默拧眉看着对面的小木屋里那抹娇小的身影,喃喃道“她果然很奇怪,第一,她可以一步跨越几丈宽的鸿沟,却任由村民打骂欺辱;第二,她才几岁,这一年独自一人是怎么活过来的;第三。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她是怎么得救的……这些都是疑团!”

    陈默从怀里取出一包用油纸包裹着的烧饼。心道“我帮得了她一时,帮不了她一辈子,这顿就让她吃个饱,以后就靠她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办完这些事。陈默正打算回村子。刚走两步,忽然看见村子的方向火光冲天,染红了半边天空。

    “是魂兽,”陈默掉头飞快朝村子的方向掠去,一边大声道“送上门来的魂核,岂有不收之理;!”

    村子里靠近村口的几间房子已经成了一片废墟,一头只有一只独眼,头上长触角、六条腿,浑身布满黑色硬壳的庞然大物。嘶吼着……

    远远地,村民们一个个举着火把,惊恐万分。今天。万幸村子里有一个小队准备明天进末日峡谷的魂师,可是那三个魂师,个子最高的一个,也只有那头魂兽的后腿那么大。

    “黑铠兽的弱点在下腹,茉莉,冬瓜。你们帮我封住它的动作!”

    大喊的高个子少年,怒喝一声。几乎紧贴着地面,从正面,勇猛的冲向黑铠兽。周身足足四个耀眼的武魂,释放出强大的魂力波动。

    陈默在不远处的废墟上停了下,“被人捷足先登了,不过这种大场面,我可应付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三人都是觉醒界,一个三星,两个二星。三星那小子天赋不错,拥有四个比较大的武魂。但是……”陈默脸色微沉,如果单独遇到这种巅峰期的魂兽,最明智的选择就是马上掉头逃命。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p:80.

    “嗷——!”

    一声凄惨的嚎叫,三星魂师的巨钺狠狠劈中黑铠兽的腹部,墨绿色的粘稠的液体汩汩流到地上,散发出阵阵恶臭和难闻的腥气。

    黑铠兽原本狰狞恐怖的脸上很明显的表现出一种难以言表的痛苦,它似乎被彻底给激怒了,脸上硕大的独眼,变成了诡谲的亮绿色。

    一声兽吼响彻夜空,这时,一道浓黑的液体,从黑铠兽口中喷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危险!躲开!”

    “端木大哥——”茉莉正以长鞭缠住黑铠兽左边的两条腿,她只听到有人一声大喊。蓦然间,一道劲风割面而来,依稀见得闪过一抹漆黑的颜色。“噗!”一声闷响,不待她看清楚,她就觉得天地在旋转。

    鲜红的血如同一道彩虹般掠起。

    她感到嘴里有一股腥气的液体,不断向上翻腾涌出,眼睛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,连空气都有千斤重的压力;

    “糟糕,他们扛不住了!”陈默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这头黑铠兽已经到了青阶魂兽的巅峰,在场的五个人加起来都不是对手,何况如今他们只剩下三人,那个女的多半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但他如果不帮忙,明天起,这个村子就从抚州的版图上消失了。陈默从容地抓起自己背了三个月的玄铁长棍,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咻——!”

    一道细长的黑影如同黑色的闪电,带着割破空气的哨声。这一招是变相的“雷暴杀”,讲求雷电一般迅猛的速度和爆破一般极强的爆发力。

    “嗷嗷——!”

    黑铠兽半仰着脖子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凄厉的悲嚎。

    此刻,它绿色的大眼球上多了一根没入了半截的黑棍子,眼球渐渐变得混沌,一股股黑绿色的浑浊物质,顺着棍子一滴滴地留下来。

    失去了视力的黑铠兽实力虽然减弱了,但却更加疯狂,小山丘一样的身躯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仅剩的两名魂师也是狼狈逃窜,偶尔会抵挡几下。

    一时间,飞沙走石,惊声四起。

    陈默收回目光,咬咬牙,连忙朝着村民聚集的地方掠去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,他必须赶过去救人。告诉那些村民,让他们有多快跑多快。

    “快点离开这里,快离开——”陈默一边大喊着。一边四处回望。村民们也都不傻,看到场面明显失控了,这种情况下一个个都开始仓惶逃命。忽然,他发现一抹熟悉的娇小身影,在不久前,他们还见过面!不由得骂道“该死的,她怎么跑来了?!”

    天翻地覆了!

    小女孩眼睛瞪得圆圆的。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魂兽,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;!

    “该死的。她怎么跑来了!”陈默余光正巧扫见,险些气的吐血。那两个魂师还在黑铠兽周围上蹿下跳,一个挥舞着把柄极长的巨钺;一个拖着长长的铁锁,铁锁顶端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圆盘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场面。小女孩竟然呆呆的、一步一步迎面走向黑铠兽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虚幻,震耳欲聋的声音也渐渐遥远。她脑海中浮现出往事一幕幕,爹娘的笑容,爹娘的爱,在那个小木屋里平凡而温馨的生活……

    令人叹为观止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小女孩停在黑铠兽面前,眼眸呈现出一种明亮的紫色。头发忽然变长,飞扬在身后宛如一方夜幕。一股陈默从未感受过的强大的魂力波动,从小女孩的身上弥漫开来。她的头发颜色越来越淡,绛紫……深紫……淡紫……

    怒嚎的黑铠兽突然停滞了,一动不动。僵硬地扭动了一下硬壳下面的脖子,看向这边。

    一种叫恐惧的东西在黑铠兽浑浊的、看不出颜色的、已经破裂的独眼里蔓延着。

    “爹——娘——!”

    一声小女孩歇斯底里地哭喊。

    浓烈的魂力席卷直上,空气中的气压突然增大了数倍,所有人都被莫名的压力,挤压的面色绯红,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天阶魂兽!”陈默两眼一亮。

    雷声轰隆震耳欲聋。黑夜一瞬间变得如同白昼,一道粗如碗口的雷光“轰”地一声骤然落下。黑铠兽连吼都来不及。硕大的坚硬如钢的甲壳身躯、连同它的生命,一起泯灭在雷光之中!

    一场惊天动地的浩劫过去,强大彪悍的巅峰期青阶魂兽——黑铠兽也随之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天谴啊!降下天谴了!”

    “老天开眼呐!”

    狼狈奔逃的村民一个个停下脚步,仰天跪拜;

    “茉莉——!”

    那两名满身血污,灰头土脸的魂师正悲痛欲绝的守着那位女魂师。

    陈默赶到小女孩身边的时候,只来得及接住完全失去知觉的她。

    “她昏过去了。”陈默慢慢让她的身子靠在一块大大的碎石上,心情剧烈澎湃。天阶魂兽啊!仔细看看,小巧精致的五官和人类没有半点区别,头发也变回原来的颜色和样子,黑亮亮的、短短的挂在耳后。

    “捡到宝了!她是一只极其罕见的,天阶魂兽的幼兽啊!”陈默异常激动。

    就如魂师有等级之分一样,魂兽之间也有严格的等级差异。依次分为天、地、玄、黄、青五个阶,天阶最高,青阶最低;每一阶的魂兽,即使种类相同,但因为生存的时间长短,能力强弱,又有了巅峰,高级,中级,低级之分。

    天阶魂兽意味这什么——

    目前人类所发现的,最高阶的魂兽!

    只是释放出阶级威压,就能令一头强大的巅峰期青阶魂兽产生畏惧!

    眼皮子动了一下,小女孩微微转醒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陈默问。

    小女孩摇摇头,四下张望,良久、怯怯地问道“害死爹娘的大怪兽呢?”

    陈默一愣,直视着那双深紫色的眼瞳,里面是满满的无辜与无助。于是,到嘴边的话,硬生生咽了回去,他只安慰道“已经死了,没事了!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?”

    “紫瞳,爹娘说这是眼睛的颜色,专属于我的名字。”小女孩眨眨眼睛,看向不远处那两个状似疯狂的魂师,小鼻子皱成一团“他们的朋友也被大怪首害死了?”

    “你站都站不稳了,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紫瞳挣扎着起来,朝着魂师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那个名叫“茉莉”的女魂师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,早已出气多进气少,腹部那里破了一个洞,内脏器官都绞在了一起,鲜血汩汩涌出;那位三星魂师还在不停的把魂力拼命输送给她,根本不顾自己身上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“端木哥哥,没…用了……省点魂力……”随着口唇的开合,血沫合着呼吸冒出,染红了她白净的脖子。她知道自己快要不行了,下身完全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!”端木睿腾出一只手,想为她止住血,然而女魂师身上的伤口太大,一只手根本按不住。血迅速染红他的手,冰冷的血仿佛炙烤着他的心肺。

    茉莉大口呼吸着,可脸色迅速灰白下去,她用尽全身的力量紧抓着端木的手,泪水沁出眼角、滑落,“能、能抱我一下吗?”

    端木睿低下头,看着茉莉犹带着稚气的脸,忽然间,双手颤抖的不能自控。

    “等你好了我们就亲,所以不要死……不要!”他抱着茉莉,仿佛有些不知所措地喃喃,“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愿望吗?马上就要实现了,你不能死!”

    黑瘦的魂师呆坐在原地,傻傻的看着相拥的二人,脸上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血水。他比较幸运,如果刚才黑铠兽那一击对准的是自己,那现在倒下的恐怕会是他。可是这样的幸运,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他的心很痛很痛,但是他不能过去,即使自己再怎么喜欢她。因为他知道,她的眼里一直只有端木睿,哪怕端木睿从没接受过她。

    但此刻,他仿佛看到她幸福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呜哇哇……哇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紫瞳再也忍不住了,坐在地上淘嚎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陈默用手指沾了一点攻击茉莉的黑色液体。

    “这是地下燃能源,黑铠兽喜好的食粮之一。”陈默心里暗想。

    “刚才谢谢你们出手帮忙。”那位黑瘦的二星魂师抹掉眼泪,嘶哑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陈默点点头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茉莉苍白的脸上忽然有羞涩的红晕,闭了闭眼睛,仿佛积攒了许久的力气,才慢慢道“别…别伤心;我早就知道…你心里只想着修炼,以后……我再也不会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扰我,我不介意,一点都不介意。”端木睿涕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,”茉莉挣扎着握住他的手,缓缓道“魂归来兮,与君同在……我死后,化成空气中的魂力……就、就能保护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话语截然而止,头微微一沉,跌入端木睿怀里。

    忽然间所有力量都消失了,端木睿双膝一软,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?谁能帮我救救她,谁来救救她啊——!救救她……”端木睿歇斯底里般的嘶吼着,然而,无论他如何哭喊,都再也不可能有人回应他。黎明已经到来,天光亮了起来,然而端木睿却感觉眼前一切都模糊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沉默着,只有紫瞳像个孩子一般,哭得嗓子都哑了,还没有停止的意思。

    放佛天地间只剩下这一种悲恸的声音,却更令人痛彻心扉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然而,悲痛不能感染所有的人,那些人眼里只有愤怒,以及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她必须马上滚出这个村子!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,扫把星!”

    “把她赶出去!”

    愤怒的村民把陈默等人团团围住,“我们很感谢你们杀了魂兽,但是她必须滚出这个村子,永远不要再回来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,这是意外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紫瞳红肿着眼睛,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“滚!”一个小男孩抓起一把石子丢向紫瞳。

    陈默一把挡掉石子,沉着脸瞪眼过去,小孩吓得连连后退,哇地一声跌坐在地上。陈默冷冷道“紫瞳会离开这里,下次再被魂兽袭击的时候,但愿你们不会后悔。”未完待续--618+d20k3s+3686465-->

读桃运修真者,请记好本站的地址:www.zoegenders.com

加入书签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投推荐票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[0][A][B][C][D][E][F][G][H][I][J][K][L][M][N][O][P][Q][R][S][T][U][V][W][X][Y][Z][#]